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志坚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可贵者胆,所要者魂——我看王志坚的画

2014-03-20 14:19: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陈瑞林
A-A+

  王志坚是家乡湖南的画家,我与之相识已久,对他的画,对他那种为艺术“霸得蛮”、“吃得苦”的精神,我颇为赞赏。

  我最早注意志坚的画在十多年前。1992年全国首届花鸟画展览他展出工笔画《思》,作品获展览佳作奖,那时志坚还只是一位三十四岁的年轻画家,已初显艺术的才华。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中国画坛风云激荡,受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影响的新潮美术予传统中国绘画强烈冲击。湖南画家异军突起,工笔画创作独树一帜,开辟出中国画突破传统、走向现代的新路。当时湖南工笔画誉满全国,亦引起了海外的关注。

  志坚作为湖南工笔画家群体的成员,他的绘画不可避免地有着湖南工笔画的共性,可喜的是,志坚清醒地认识到湖南工笔画、乃至全国工笔画创作的优劣长短,有意识的扬优避劣扬长避短,努力使自己的绘画具有个人独特的艺术风貌。

  志坚主张工笔画创作“工入意出”,以细腻工整的艺术语言创造出深远悠长的艺术意境。他创作的工笔画《思》画潇湘明月夜,渔船上栖息的鸬鹚,画面空寂无人,然而渔船、帆布和鱼筐,乃至若有所思的鸬鹚群,都营造出万籁俱静后仍然遗存的白日人们生产劳动的气息。1999年他创作的工笔画《润物细无声》在湖南省获一等奖,作品以大特写的构图,近景画出一群在岸边休憩的雁鹅,数片羽毛洒落在地,画家并没有画出如丝的雨线,然而“随风潜如夜,润物细无声”诗的意境却跃然纸上。通过画面的“无我之境”来实现画外的“有我之境”,是为王志坚工笔画的重要特色。

  志坚长期在湖南中西部的湘乡和湘潭生活,家乡养育了画家,养育了画家的艺术。如同齐白石有过在家乡湘潭从事民间艺术的经历那样,志坚也曾在农村从事民间艺术活动。志坚曾告诉我白石老人当年为人画像并非采用我误认为的炭精擦笔画法,而是用动物油脂熏出的烟粉作画,当地称“烟脂像”。他还动手为我演示如何制作烟脂画像,告诉我他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时曾以画“烟脂像”谋生。志坚在湘乡和湘潭的文化馆工作多年,始终没有脱离民间艺术的环境,民间艺术极大地影响了志坚的绘画创作,他将家乡的风土人情入画,作品散发出民间艺术浓郁的芳香。他在1993年创作的《东方龙》将湘西苗家男女舞龙的火热场面用充满装饰性的构图表现出来,1998年创作的《暖阳》画湘西苗家土家族凝重盛宴的场面,画得那样饱满、那样热烈;1999年的《砥》则画出抗洪斗争民众共同奋斗雄浑大气的场景……通过对楚风楚俗的描绘,通过对民间艺术图式的借鉴,志坚的工笔画有了越来越多的现代性追求,无论艺术的理念、艺术的语言都有了新的领悟和新的展现。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民间艺术原始的生命律动,不加雕饰、率性自然的质朴作风弥补了工笔画“巧”、“小”、“甜”、“熟”的弊病。世纪之交全国的工笔画创作、湖南的工笔画创作之所以日渐萎靡,原有的革新态势日渐低落,作品辗转抄袭,面貌雷同,阻断了艺术原创的精神,转而变成一种唯美的谎言,是因为画家长期沉浸在精巧的形式中,漠视人生的痛苦,缺少承担现实生活重量的勇气,顾影自怜,作茧自缚,终至化为难以持久的泡沫。近年志坚不以民间艺术的生拙为满足,完全摆脱工笔画创作的约束,大胆从事现代水墨画创作,在纸上放笔直干,倾泻出艺术家的满腔激情,从而使自己的艺术进入了新的阶段。

  志坚喜用水墨大写意画牛,不为物象所役,纵横挥洒,无拘无束,力求表现出内在的精神。他在2004年作《雄风》,2005年作《初打春雷第一声》,画万牛奔腾,天地间如同风涛在怒吼,如同响起震耳的雷声,在画面水墨淋漓造成巨大的视觉张力的同时,似乎还产生了画外的听觉的力量。我尤其喜欢他2005年画的《斗牛图》,把湖南人那种敢于斗、舍得死的犟劲表现得淋漓尽致。不屈服于命运、拼死相斗、百折不扰正是湖南人精神之所在,也是画家王志坚的自喻。

  我赞赏志坚对艺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执着精神,倔强质朴的性格使他遭遇许许多多的困难而初衷不改,我听他说得最多的便是“要霸点蛮”这句湖南俗话。千头万绪、繁忙杂乱的日常工作没有影响他的创作热情,他相信“勤能补拙”这一真理,总是在不断的努力,不断地前行。志坚告诉我除景仰家乡的大画家齐白石以外,画家李可染对他的影响最大。李可染亦喜爱画牛,用画牛来表达对远离俗世喧嚣田园生活的向往,表达对憨厚倔强忍让负重性格的向往。可染老师将自己的画室命名为“师牛堂”,表示要学习牛、甘为牛,实实在在地在艺术道路上跋涉,避开浮夸虚妄、投机取巧、追名逐利,我想志坚画牛也当有同样的寓意,在浮躁的当今,更需要从事艺术创作的画家坚持这种态度。

  李可染有言:“可贵者胆,所要者魂。胆者敢于突破传统中陈腐无用的条条框框。魂者创造富有时代精神的意境。”当年我曾多次听可染老师说过这一意思的话语。艺术创作要有胆有魂,这正是当下许许多多画家、包括一些动辄便以“大师”相称的人物极为缺失的精神。要么匍匐与传统脚下,不敢越雷池一步,传统的精髓没有吸收,却将陈腐无庸的条条框框奉为金科玉律;要么视传统为无物,信口雌黄,胡涂乱抹,既没有艺术语言的能力,更无艺术意境可言,还厚颜扭捏,自诩“创新”。志坚清醒地看到艺术道路上的种种陷阱,他努力追求作画“有胆有魂”的一条路径,便是读书,便是思考。

  当今之世,劝人赚钱易,要人读书,真实戛戛乎难哉!湖湘文化有着深厚的读书传统,形成了读书尚文的良好风气。志坚在作画的同时注重读书著文,使自己不等同以技艺谋生的工匠,画中透露出人文的气息。如今志坚已经人到中年,艺术渐臻成熟,创作渐入佳境,作品笔墨日见老辣,意趣日见高远,从外露的粗豪逐渐转向内蕴的沉郁,待以时日,必成大器,我对志坚的成功充满了期望。

戊子初夏写于长沙万煦园

陈瑞林(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国内外知名艺术史学者)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志坚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